前天上午,升哥说我可以回去了,天哪,热泪盈眶啊,我问他我还可以喝酒吗?

“可以”,他说

……然后,

“做好随时复发的准备”他又说。

O,my god!

好吧,我宣布,尽量戒酒了。辣椒什么的更不用说了,我向来是排斥的。

昨天监看了第二次的音乐会,然后和同事吃饭后各种赶追围堵大公交,到达了跨越地域的起点:我大济南的西部中心,上图

然后……一觉到帝都了,没有什么赶脚啊,来个大章鱼吧,话说这是谁拍的